歌乐山波骑_Mint.3

蔓延在每一寸想你的空气中,仅是浅浅的薄荷香...

K13不悔 三三的亲妈 波妹的亲姐 嗯yes凯源嘟 【是个自我拉扯的打脸girl KK乱炖】【嗯几乎啥安利都吃 比较好养活】【没有官方】

矮热の小透明 约伐!

重逢

怎么是BE..今天的心塞max...qwqq

三太太:

重逢

K1xK3

你将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01
K3从心理诊室里出来,独自驾车回家。 他在美国定居已有五年了,继承了家族的公司,家里养了一个年老的叫Punchua的菲佣和一条叫波点的金毛巡回犬。生活平淡祥和。
变化是从董事会开会讨论决定在中国开分公司,并由曾在中国生活过的K3过去打理开始的。
他开始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吃掉了小半瓶安定以后他不得不在某一个周末抽出两个小时去看心理医生。

他本能的抗拒这项任务。但是为什么呢?
不就是个前男友吗,至于吗。K3想。
K3在心理医生的房间门口站了十分钟,然后果断的放了医生鸽子,又开车回去了。


02
K3觉得最近K1真是莫名其妙,怀疑自己和好哥们儿K5有一腿就算了,居然还和K4玩暧昧,甚至有时不回家。
所谓的“家”,是指K1和K3一起租的一间复式公寓。
公寓不大,但对两个人来说绰绰有余了,虽然K3心里还是有些嫌弃。
按照K3的性格是想干脆直接把它买下来的,K1却觉得只是大学期间住而已,租就行了,而且租金必须对半分。 K3觉得要给恋人必要的尊重,便同意了。
K1和K3都是大四的学生了,K1在酒吧驻唱,K3则忙着考研。
装修的时候K3让人在客厅里设计了吧台,K1则把最大的房间设计成书房供K3自习用。
卧室是一个只有二十坪的小房间,摆了床、衣柜和一些杂物以后就显得有点儿拥挤了。K1还想着在墙上贴Beyond的海报,结果被K3严词拒绝了。理由是做爱的时候有人在墙上盯着还摆出这么狂野的造型,简直要硬不起来了。
K1想了想就同意了。后来和乐队的朋友说起这事儿的时候,说这是他们第一次闹别扭,开玩笑的抱怨K3太侮辱摇滚乐的灵魂了。朋友纷纷吐槽说秀恩爱秀得太明目张胆了,K3在旁边既尴尬又害羞。
他们也不是没有粘乎过的。

前些日子K1的乐队天天在家里练习,搞得K3也没心情学,以至于今天找导师改论文的时候被骂的狗血淋头。 K3真觉得干脆拿钞票扔死那老头算了。

但不管怎样,他从小到大都是最优秀的,第一次被老师骂,心情甚是沮丧。
特别是一回到家,看见K1和他的队友又在拨弄乐器,看样子今晚又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心情更是糟糕到了极点。

“回来了,三儿?”
“你们今晚又要训练?”K3强忍着怒意问道。
“对,会有很多人。”K1漫不经心地说。他正在吧台后面尝试着调试着鸡尾酒。
K3其实并不喜欢他在酒吧里学来的那一套,流里流气的。

“超——多人!”K1的小弟夸张地说。
键盘手吹了声口哨:“嫂子,今晚一起high噻!”
“谁他妈是你嫂子。”K3冷冷地说,砰的一声甩上房间门,把众人尴尬的晾在原地面面相觑。


03
以前K1驻唱的那家酒吧已经翻新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连那一条街都被改成了酒吧街。只有街口的那棵上百岁的大榕树在提醒K3,这里曾经有一段故事。
物是人非。
K3摸摸榕树斑驳的老树皮,心里莫名感慨。
虽然心里不抱什么期望,K3还是习惯性的抬腿走进了“Blue Mint”。

04
以前也不是没被叫过嫂子,看在K1的份儿上K3虽然心里不悦却仍然继续和大家嘻嘻哈哈。
但这次他是憋了一肚子闷气回家的,无法指望K1会在那么多人面前安慰他,还要继续隐忍。K3实在是烦躁得不行了才没控制住的。

“你怎么了,心情不好?”K1倚在门口关心地问。门外音乐声吵得震天。
K3眼皮都不抬。
他的专业课论文要改很多,差不多得重做一遍,导师和他约了下周的时间,他只能抓紧时间赶。

K3今天格外不给面子,K1也有些恼火了,刚刚在调试鸡尾酒,喝得有点杂,让他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K1上前抓住他的手腕让他停笔:“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一天写你那个论文,写写写,你老师重要还是我重要?”
K3面若寒霜:“你他妈要是能有一天让我安静的赶论文老子今天就不用被骂还在这里改来改去了。你那什么破乐队就不能消停会儿么,玩音乐能挣得几个钱?”
原来是被老师骂了,难怪心情不好。
K1知道他说的是气话,但心里难免有些膈应。
“经济学老头儿敢骂你?回头我找人堵他去,我早看他不爽了。你别生气了。”

他恰恰踩中了K3的雷区。
“堵什么?我论文没写好他骂我有什么错?你带人去打他能解决什么问题!?能让我通过答辩让我拿到offer吗?”K3越说越气,“你他妈就知道打架,你为我们的未来付出过什么?!我他妈在生你的气!”
爱上bad boy听起来很浪漫,但临近毕业,骨感的现实就赤裸裸的摊在了眼前。
且不说家里人同不同意,就算为了K1他脱离家里自立门户也不是不行,可K3从小受到的教育让他不能跟着一个无法经济独立的人生活。
K1似乎真的打算一辈子追求所谓的音乐梦想了,难道K1在各地到处巡回演出他K3也得跟着去吗?
他从来不相信玩音乐能挣到钱。

“拿不到就拿不到了,出来当个会计很有意思?我养你不就行了?你老师骂你你跟我撒什么气?” K1从没见过这样愠怒和歇斯底里的K3,感到难以置信。
“好笑。我没付出过?我不是一直都在组乐队吗?是你一直没理解我!”

“你让我怎么理解你?真对不起啊我不是K4不知道你的音乐梦想有多么伟大,我只知道我们俩之中必须有一个人要做能赚钱的工作,这就是为什么我必须拿到毕业证!你想让我理解你然后一起喝西北风吗!?”

K1一把抓住他的领子把他从椅子上揪起来,死死的盯着K3漂亮的脸,眼睛里闪着愤怒的寒芒。
他想一拳砸下去,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K3则继续挑衅的看着他。这样讽刺K1并没有抚平他心中的烦躁,但他无法停下。

像两头愤怒的雄狮在撕咬。
互相深爱的两人吵架往往是两败俱伤。

客厅里的音乐不知什么时候听了,大约是被他们的争吵吓到了。

K1紧紧的揪着K3的衣领,恨不能把他眼前的人生吞入腹。
空气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息,一触即发。

——终究还是舍不得的。

K1咬了咬牙,大力地抄起那沓论文甩在了地上,拉开门大步走出去。


05
K1没告诉K3,这几天没日没夜的排练,是为了一个月后一个公司的面试。
只要通过了,他就能签约出道,就有能力冲破家人的束缚,和K3在一起。

K3也没告诉K1,如果他考研失败,家里就会安排他出国。
所以他不理会导师不耐烦的表情,一次次找他修改,必须要把论文写得尽善尽美。


06
在酒吧昏暗暧昧的光线里辨认出K3并不难。
他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中裤,眼神单纯清亮,像个不谙世事的中学生。

K1愣愣地看着他,手指不觉按下了一个重音,盛大低沉。
那个人已经25岁了,时光不曾改变他分毫。

K3点了杯mojito,抿了一大口。

K1想起那个喝长岛冰茶都会被呛得满脸通红的男生。
他脸色潮红时可爱的小表情,白皙苍劲的指节,他学习时专注的模样,积分课上永远坐在第二排的那个薄荷色背影,穿过8760个日夜,突兀地闯进了K1的脑海里。

也许是多年的默契,K3往舞台上望了一眼,刹那间呼吸都要停止了。

他们就这样默默相望着,中间隔着陌生的人潮和数不尽的时间。

——他还在啊。K3想。
他设想过无数种见面的可能,但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平静。


07
纸张安静地躺在K3的脚边。
刚刚宣泄完连日来的压抑,K3疲惫得不想动。连呼吸都不想。

他想他是爱着K1的,他能确信这一点。所以他不明白自己刚刚怎么会那样对K1,把他的梦想说得一无是处。

家里人似乎听说了他和K1的事,反对是肯定的。他用尽全力争取留在国内,只是似乎太难了。
来自亲人、朋友,导师和恋人的多重压力让他几乎崩溃,他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

年轻冲动的爱和满腔热情可以麻痹神经,掩盖那些琐碎的摩擦,但毕竟不是解决问题。时间一长,该暴露的还是会暴露,赤裸裸的摊在表面,无所藏匿。
K3还太年轻,终究无法面对看不到光的未来。

两个相接的齿轮,如果无法用纽带来规整,注定只能相互厮磨到死。

K3把散落的论文一张张捡起,丢进垃圾桶里。


08
大概是很少见的缘故,K1这个明显的失误让酒吧里的人都开始起哄,要他罚酒。
K1抱歉地笑笑:“太久没练,手生了,还是唱歌吧。今天有点私事儿,这是今晚最后一首了,《后来》。”
他没说惯常的那句“献给大家”,因为这首歌只唱给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人。


09
K1在K4家抽了一晚上的烟,K4的好言安慰让他冷静了些许。

过了些日子他回家打算和K3好好谈谈,屋子已经空了。


10
K3出国后就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匆匆忙忙的,像在逃避什么。

你在害怕什么?

后来K3需要一些在国内获奖的证明,只得又辗转联系上几个以前的同学,断断续续的知道了一些K1的消息。

比如K1疯了一样的找他,找了每一个K3认识的人。在K3的家门口站了三天最后被警察带去拘留。
比如他的乐队签了一家很大的公司。
比如K1忽然退出了乐队。
比如K1买下了他们蜗居的公寓,戒了酒。
比如……就没有了。
他们很快毕业了,各奔东西,原本断断续续的消息在维持了半年以后彻底断了。

“唉你们好歹有过一场,你多少抽个空回去看看他,给他捎封信什么的。”
“你不知道你走了以后他有多惨,整个人都被抽空了,那叫一个沧桑。”
“我明儿就离开去英国了,你要是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我就最后帮你带个话。”

K3看着显示屏上的聊天窗口,没有一点表情,良久,默然起身,拔掉了电源。
他们的故事,总是以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完结的。

他终于再也没有K1的消息了。

后来的某天K3学会了喝酒。
跟客户在包厢里一杯接一杯的灌。客户都是华裔,点了“我的中国心”翻来覆去地唱,喝高了就边唱边哭。K3也唱,他想起隔了一个太平洋的祖国,想起脾气暴躁但一直让着自己的某人。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芝加哥晚上的风凉得像水一样。


11
你将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12
K1的嗓音低低的,有点哑了。
跟以前有点不一样呢,K3想。但他不愿去想他的嗓音为什么沙哑。

他这些年,过得好吗。


13
也没有言情小说里听老情人唱歌就要流泪的感觉,K3就这样听完了。

歌还是歌,除了内容让人生出些许感慨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了。 有些事情,不是一首歌就能这样揭过的。

K1小跑着过来,有些喘。
“这里太吵,我们去外面吧。”说完拉着K3的手往外走去。
K3也就任由他拉着,仿佛他们一直这样。一瞬间他也幻想,如今强大了的自己,是不是能够……

“你…还在酒吧唱歌啊。”K3不咸不淡地问。
对老情人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生活果然不是言情剧。

“没有。”K1摸摸鼻子,“这间酒吧有我的股份,我偶尔过来帮个场而已。”
“喔。”
然后又没有话了。

“你……回来了啊?”
“嗯,有个项目。”
“不会和酒吧有关吧?”言下之意,你特地来酒吧是来找我的吧?
K1像多年前一样熟稔的说出这样开玩笑的话,心脏不受抑制的狂跳。
“没关。”K3淡淡的笑。

“那你……”
K1像初恋的小男生一样,犹豫着措辞。

K3忽然站定,郑重地凝视着K1。
“我大概,还欠你一声再见。”
原来是这样啊。
K1一下子又被打回了成熟男人的理智。
“嗯。”大概就是这样了,K1想。无力回天。
“那,再见。”
“再见。”
他们互相道别,再潜入人海里消失不见。 ——————————————————

一个半小时爆手速的产物。
给自己在十二点过之前来个生贺…
明天继续爆手速码13日贺文……大拇指说他要罢工
嗯具体是吧这片的be改成he还是把肉给憋出来,或者另开个脑洞就看情况啦…最近脑洞有点大


每一个脑洞里都栖息着一个阿姨不羁的灵魂。

p.s有错别字请不要大意的挑出来!
—————————
如果你发现这篇文刷出了很多遍,
那是我在艰难的挑错字orz
————————
lof你个小裱砸为啥不给我打换行?!

评论 ( 3 )
热度 ( 42 )
  1. 歌乐山波骑_Mint.3山梨子 转载了此文字
    怎么是BE..今天的心塞max...qwqq

© 歌乐山波骑_Mint.3 | Powered by LOFTER